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西北旅行团疫情已致8省市32人感染,专家推测疫情源头来自内蒙古,扩散规模“不可能大到哪儿”

2022-10-10 01:43:01 2603

摘要:文 | 周世玲 费知 李鹏亮编辑 | 卢伊又一波突发疫情来势汹汹,这次多与西北多省旅行团有关。近三天里,自一对上海退休夫妻被确诊以来,“西北旅行团”疫情不断扩散,目前已有8省市累计报告32例感染者,相关感染链仍在不断延长。此次疫情已致8省市...

文 | 周世玲 费知 李鹏亮

编辑 | 卢伊


又一波突发疫情来势汹汹,这次多与西北多省旅行团有关。

近三天里,自一对上海退休夫妻被确诊以来,“西北旅行团”疫情不断扩散,目前已有8省市累计报告32例感染者,相关感染链仍在不断延长。

此次疫情已致8省市累计报告36例确诊病例,相关感染链仍在不断延长(地图来自北京日报)

截至发稿前,宁夏、甘肃、贵州等多地仍陆续通报多个新增确诊病例,均为此前已确诊患者的同行人员或密切接触者。多地亦启动全员核酸检测工作,以防疫情进一步播散。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此次疫情中的感染者多来自不同的旅行团,途经省市众多,且涉及大量铁路、飞机等密闭交通工具,为疫情防控与溯源带来一定挑战。其中,内蒙古桐楠阁餐厅成关键传播点,目前已有至少22名游客和工作人员确诊,涉及5省6市。

多位专家分析,此次疫情源头很可能在内蒙古,或与境外疫情输入有关。按目前趋势看,疫情规模“不可能大到哪去”,不会超过7月南京禄口机场外溢疫情。

桐楠阁餐厅感染者增至22人,另一涉疫同班次列车将于今晚进京

此次疫情中,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桐楠阁餐厅,被认为是疫情传播的一个关键跳板。截至发稿前,已有22人确诊,涉及5省6市,包括三拨游客和餐厅员工,引发外界关注。

最初公布的游客为一对上海老夫妇。流调轨迹显示,夫妇二人于10月9日起从上海前往甘肃、内蒙古等10余个景点旅游,其中连续两日在桐楠阁餐厅就餐。

途中两人三次在三地分别进行核酸检测后,直至17日才确认结果为阳性,在西安第八医院隔离病区观察。 一天后,与2人同行的另外5名中老年人也陆续确诊。稍晚时候,银川和西安各有一名陪同5人游玩的中老年人被确诊,目前在当地定点医院隔离治疗。除西安病例外,其余6人均在桐楠阁餐厅就餐过。

10月19日早,甘肃兰州城关区也通报6名新冠核酸检测阳性人员。行程轨迹显示,张某等5人不仅去过胡杨林、七彩丹霞等多个前述上海旅行团病例到访的景区,双方还同在13日到桐楠阁餐厅就餐。

此后,与桐楠阁餐厅有关的感染人数持续增加。记者综合各地通报信息发现,此后还有5名该餐厅员工和3名曾于13日在此用餐的吴忠游客被确诊。

至此,涉及22名确诊病例的桐楠阁餐厅,无疑是此次疫情中的一个明显传播点。

大众点评网站显示,桐楠阁餐厅位于额济纳旗一民宿附近,距离当地胡杨林景区不到4公里路程,附近还有多家酒店、宾馆、旅店,吸引不少游客前去就餐。该餐厅主营酱骨家常菜,但目前状态已为暂停营业。

大众点评网站显示,桐楠阁餐厅已经暂停营业

疫情发生后,餐厅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以至于在多个搜索引擎中输入“桐”字,出来的第一条检索建议都是“桐楠阁餐厅”。大众点评网站中,店家发布的一条揽客信息下,也有评论鼓励对方“早日战胜疫情”。

19日,记者根据网站提供的电话联系上餐厅,接线工作人员称,桐楠阁餐厅于今年4月才开店,一般是外来游客前去就餐,“做得好好的这两天突然被‘查封’了”,店里11名员工均被隔离。该工作人员目前也在医院隔离,已完成核酸检测,“现在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

受此影响,桐楠阁餐厅周边的其他餐馆也多已停业。另一餐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下正是胡杨林景区的最佳观赏季,为当地旅游旺季,餐馆生意繁忙,“从早上9点开始营业,忙到晚上11-12点(收工)。”但自17日报告上海夫妻核酸阳性后,其餐馆就被要求停业隔离了。

国庆前后是胡杨林景区旅游旺季,旅行资讯平台上显示多名游客近日去到当地游玩并发图或视频分享(页面截图)

不止桐楠阁餐厅,K42次列车亦成为此次疫情的一个重要传播点,存在清晰传播链条。

10月15-16日,宁夏银川首名确诊病例艾某某结束了与上海夫妇一行的西北游后,从嘉峪关乘该K42次列车抵达银川。途中,和艾某某同站上车、且睡在其相邻卧铺的一名人士,则在北京下车。一天后,他便开始出现咽部不适、咳嗽等症状,后被确诊为轻型病例。

公开资料显示,该次列车由敦煌始发,终点站为北京,全程36小时5分钟,33站分布于宁夏、内蒙古、陕西、河北等地。从敦煌发车时为K43次,到玉门后班次变为K42次。

12306网站信息显示,K42同班次列车目前仍在正常运行,预计将于今夜7时45分抵达北京。

曾有两人确诊的K42次列车暂未停止运行,预计今晚抵京

多专家推测疫情源头或在内蒙古,当地一旅游口岸曾频现跨境司机核酸阳性

迄今为止发现的涉疫人员,多位来自四面八方的旅行者,行程途经省市众多,且涉及大量铁路、飞机等密闭交通工具,多人存在轨迹交叉,为疫情溯源带来很大挑战。

目前疫情源头依然成谜,但流调轨迹显示,甘肃兰州旅游团5名感染者曾于10月13日在策克口岸旅游,有分析推测该口岸或为疫情源头。

公开资料显示,策克口岸位于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对外辐射蒙古国南戈壁省、巴音洪格尔省等矿产品富集省区,既是我国第四大陆路口岸,也是重要的蒙古国煤炭入境口岸。

但随着蒙古国疫情持续恶化,策克口岸频繁出现跨境货运司机核酸阳性的情况,因而近期仅能通行车辆,甚至采取“集装箱吊装”的模式跨境运输煤炭。

类似十一期间出现疫情的霍尔果斯,此次疫情发生前,策克口岸本就是旅游景点,设有国际文化旅游区,许多游人在此参观国门界碑,再到边民互贸市场淘些蒙古国和俄罗斯的零食、纺织品等。

口岸附近酒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近段时间正值当地旅游旺季,但自10月17日西安通报上海夫妻核酸阳性起,旅客已无法到当地游玩。当地也从18日起实施48小时封闭管理,并暂停开放口岸国际文化旅游区。

社交平台上搜索可见,近期为旅游旺季,多名旅客前往策克口岸,图为当地旅行博主在进行解说(视频截图)

尽管目前官方通报尚未明确疫情源头,更无法确定是否由境外输入疫情外溢所致,但梳理现有信息,多位专家均倾向于源头就在内蒙古。

“从现在的情况上看,我觉得(源头)肯定是在内蒙古的额济纳旗,至少在内蒙古存在一个传播点。”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分析称,下一步要查当地,或对当地进行全员核酸检测,以明确是否存在更大范围的感染。

有分析指出此次疫情或源自策克口岸,并梳理今年10月西北地区出现多起疑与口岸有关的疫情,张洪涛认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把疫情想象成水位,中国的水位是非常低的,一旦出现疫情,多半是从中国以外的地方倒流进来,因为二者有一个特别大的落差。”张洪涛称,国内在大规模核酸检测下,疫情基本被控制住,最大可能性都是从境外过来的,如感染者入境后把病毒传播开,或通过进口货物传播等可能性都有,“比如说上海入境、现有输入的病例,现在看也是俄罗斯最多,很多东西都是有关联的。”

如就在此次疫情现身前数日,10月13日,内蒙古另一口岸城市二连浩特,也在例行核酸检测中发现一名确诊患者,为当地一跨境物流园区闭环管理人员。此后当地陆续发现新病例,截至19日已达7例,多为首例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和隔离酒店保洁人员等。

目前,确诊病例均已转运至定点医院隔离治疗,暂未发现与此次西北旅游疫情有关。

不过,也有前述餐馆工作人员称,镇上或附近餐馆的食材都来自当地供货商,“没有境外的供应。”

就近日连发的疫情,内蒙古额济纳旗全旗开展全员核酸检测,要求暂停所有景区、营运车辆等运营,学校停课,当地达来呼布镇被调为中风险地区。同时,二连浩特市也要求市民非必要不出小区、原则上不出城,两个小区调为中风险地区。

专家推断疫情不会大规模传播,但难预料下次疫情从何而来

尽管此次“西北旅行团”疫情波及省市较多,但所幸发现及时,迅速引起多地反应。

10月18-19日期间,至少八地紧急提醒,与陕西最新确诊病例有交集者要第一时间报告。甘肃亦启动疫情防控省级应急响应,要求原则上不再举办各类线下活动,并将兰州城关区两地调为中风险地区。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则指出,把疫情防控作为头等大事,坚决迅速全力控制疫情传播蔓延。

但截至发稿前,疫情传播链仍在延长,甘肃兰州、贵州遵义、宁夏银川和吴忠等地接连报告多名新增确诊病例,均为此前已确诊病例的同行人员或有空间交集的密切接触者。

此外,河北邢台也于今日中午通报新增2例外省输入无症状感染者,二人曾于18日中午乘火车由北京前往邢台。目前暂不清楚二人与此前确诊的丰台病例是否有关,也不清楚是否有“西北旅行团”关联行程。

10月19日,北京丰台报告1例甘肃来京人员核酸检测阳性,涉疫小区内有工作人员进行了消杀(视频截图)

以旅行团为原点、快速播散多地,此次疫情这一特征难免让人想起7月底的南京外溢疫情。时隔近三个月,此次疫情是否也有大范围传播趋势,会否重现禄口机场引发的疫情规模?

多位专家均持否定观点。

“(疫情规模)目前还看不出来,但照目前速度来看,应该会比南京规模要小一点,因为总体来说现在防控做得还是不错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全科医学科主任韩丙超称,西北地区人口没有那么稠密,此次疫情多通过交通工具、公共场所出现密切接触,密接人数不是太多,且目前其核酸检测结果多为阴性,虽也有可能尚处于潜伏期还未发现,但整体判断疫情应比南京要轻,“当然具体趋势怎么走还要看过几天的报告。”

张洪涛也是类似的观点,他认为内蒙古额济纳旗虽然是旅游景点,旺季游客较多,但客流量“怎么着也比不上南京禄口机场这么一个繁忙的中转地”。加上景区多在通风的室外,且接种疫苗的人也比以往更多,他判断不太可能出现像南京那么大规模的疫情。

“倒退一步,即便(这次)是像南京那么大的疫情,又能怎么样?”张洪涛称,当前控制疫情已不成问题,南京此前就很好控制住了疫情。

目前,各地仍在排查中,就防止外溢需采取的措施,韩丙超认为,“现在能很快把这些人(密接次密接者)找到,去做检查,该隔离的隔离。按正常的防疫政策来认真地执行的话,应该不会出现明显的遗漏什么之类。”

疫情散发后,多地开展核酸检测(视频截图)

公开信息显示,多地核酸检测结果正在发布。西安10月19日通报,排查137592人为阴性,向外发送排查函553人。嘉峪关20日通报,全员核酸检测结果也均为阴性,此外甘肃截至发稿对46万多人进行核酸检测,检出样本均呈阴性。

疫情反复不断,防疫策略或应及时调整

“我们已经反复看到某地出现疫情后被压住,然后过一阵其他地方又冒出新的疫情。不用怀疑(疫情)肯定能够被掐住,但是我们永远不知道的是下一个疫情在什么地方会冒出来。”张洪涛说。

对此,韩丙超认为,认真执行政策,防疫就不会有问题。但他也担心,“因为疫情(流行)时间比较长了,大家应该也比较疲惫了,如果中间出现延迟披露之类的纰漏,就可能出现问题。”

如此次上海确诊夫妇的行程,西安和嘉峪关方面有关是否“自行离开”的通报内容不一,引发关注,并由于两地信息沟通问题,导致夫妇俩在西安自由活动超过24小时。

就此,韩丙超认为要加强跨省沟通,“如果是混检(结果)已经出现问题的情况下,通知老夫妇的同时,当天晚上(两地)疾控中心之间也应该通一下信,联系沟通一下最好。”

张洪涛则认为瓶颈在于核酸检测的时间。上海老夫妇于早上9点检测,下午5点多才拿到结果,当时他们已经跨省到西安了。据当事人叙述,当晚要找检测的地方但是找不到。如果是精准防控做得更好的城市,甚至可能会有24小时检测点。

此外,此前数次本土疫情中,确诊患者不适后去医疗机构仍可正常拿药诊疗,且未发现染疫的问题,早就引起有关部门关注。但此次疫情中,这一情况仍在3名甘肃兰州确诊病例身上重演。

其中一名老人甚至因身体不适,连续两天去同一家医院门诊拿药,直至其家人被检出核酸阳性被管控后,才被确诊。

尽管防疫仍存瑕疵,张洪涛仍对国内疫情处理经验抱有信心,他更关心的是,严格执行各项防疫措施过程中,防控人员的付出太大了。

张洪涛认为,当前面对疫情,各地过于如临大敌的状态“是过了”,中国为防疫付出了巨大代价,由此能获得的好处是否值得,仍值得深思。

“就像现在如果要清零、要考100分,可能需要100%的努力才能达到,但如果不追求清零,可能只需花1/5的代价,就可能达到95%的效果。”他比对中美两国做法称,两国防疫走向了两个不同的极端,国内防疫人员的付出特别大,“这是需要平衡的。”

他更倾向于“花精力去打通系统,让它做得更有效,而不是把精力花在不停找人上”。这样一来,政府付出的代价少、成本低,防疫人员的工作量不再巨大,民众生活也不会受到过大影响,“否则很多地方出现一两个病例,就要做三四轮全员检测,查了半天就(查出)一两个人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一种浪费,是不值得去做这些东西的。”

此外,尽管国内新冠疫苗接种率不断提高,但突破性感染时而出现,无症状感染者的增多也让溯源更难,且更易在有症状前传染给他人。

“到最后中国不得不承认现实,没有办法做到清零。”张洪涛称,动态清零确实可以做到,但疫情反复出现,再反复清零并非有效办法。

“包括新加坡、北欧的国家都已经开始’躺平’不在乎了,最后所有的国家可能都会这样,只要抓住重点,能保证及时治疗重症病例,就会减少死亡率。否则所有人都挤到医院去,把医疗资源挤兑了,真正需要救治的人反而得不到资源,是很糟糕的一件事情。”他举例称。

“(国内的情况)必须要调整,但现在大家都不敢做这第一步,而且谁都怕自己做的不够、不到位,检测也怕自己做少了以后会担责,所以大家恨不得比谁做的更多。”在张洪涛看来,目前已经到了调整政策的节点,或许这需要经历一个过程,但迟早是要转过来的,“我们必须承认现实”。

“就像国门一样,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关着,不让外国人进来。”张洪涛说,“但到底等到什么时候(再把国门打开),这仍是一个问题。”


【版权声明】此著作权归观象台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