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困境之下|抱团自救的导游们正在进行一场自媒体转型实验

2022-10-10 02:16:57 604

摘要:澎湃新闻记者 王奕澄《小重山》“寒风凛凛夜三更。独自依窗棂,梦已醒。往昔游人如梭行。却如今,冷清画楼空。奔波为营生。奈何陈米尽,难支撑。多少心事付流云。苦难言,诉说与清风。”这是焦虑到睡不着的符占彬在某天深夜自己填的词。他毕业于海南大学,原...

澎湃新闻记者 王奕澄

《小重山》

“寒风凛凛夜三更。

独自依窗棂,梦已醒。

往昔游人如梭行。

却如今,冷清画楼空。

奔波为营生。

奈何陈米尽,难支撑。

多少心事付流云。

苦难言,诉说与清风。”

这是焦虑到睡不着的符占彬在某天深夜自己填的词。他毕业于海南大学,原是南京文化国际旅行社的导游,一线带团14年,在疫情冲击下被迫成为兼职外卖员、快递员。他也是万千导游转型自救的缩影。

根据《江苏省导游行业发展报告(2021)》,2020年,全省持证导游超5.4万人。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从江苏省文旅厅了解到,从2020年开始,江苏报考导游从业资格证的数字正在大幅度减少。2019年江苏报考人数是1.7万余人,2020-2021年分别是10175、9097人,与疫情前相比下降幅度近40%。

行业里的“新生力量”在下降,中间力量被迫“逃离”,在文旅市场的萧条期,大批导游们“逃”往了何处?像符占彬一样,没有学习的时间和经济成本,要快速赚钱养家,临时行业成了大部分“失业”导游们的选择:送外卖、跑网约车、干保险、当保安、做房产中介、卖手机、电子厂流水线操作工……一大批“张导”“李导”下海,成为奔波在大街小巷的蓝衣、黄衣“小哥”。

符占彬总结,70、80后导游转型困难的原因是“年龄大、没有一技之长、家底不够丰厚”。

5月19日中国旅游日江苏会场上,张真好作为导游转型成功的典型人物上台发言。

也有依靠互联网成功转型为导游主播的,比如粉丝量超60余万的张真好,此前是南京的兼职导游、国家金牌导游。在今年5月19日中国旅游日江苏会场上,张真好作为导游转型成功的典型人物上台发言,他在会上呼吁导游同行们抓住自媒体的机遇,实现转型不转行,等待文旅大市场的向好回归。

今年3月,张真好与江苏几位资深文旅人联合创立嗨侃苏大强文化传媒公司,招募行业内立志转型的导游们,组建了全国第一家全员导游的主播团队,追求建立导游的个人品牌,业务涉及直播带货、景区直播、城市推广、酒旅销售等多个新市场方向,目前嗨侃苏大强导游主播团队已超过60人。

这场导游群体抱团自救的自媒体转型实验成效如何?能否成为导游等待文旅大市场重新崛起的“救命稻草”?在文旅新业态发展上,新型导游被寄予更多的功能业务模式,他们的实验能成为未来导游人才培养探索出新方向吗?

不放弃的导游

张真好把自己的性格形容为“不安分”。从印刷厂的机器操作工,到行业内的资深导游,再到现在的短视频知名博主,似乎都是“不安分”让他转型得以实践,得以成功。

这个出生在安徽大别山农村的资深导游,已经是江苏目前最热的导游短视频博主,抖音粉丝量超60万。尽管在网络上备受欢迎,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名导游。

20岁的时候,张真好在南京一家印刷厂工作,从扫地的学徒一路升职到车间主任,管理团队近50人。一次公司组织去浙江安吉县团建,从未出远门旅游过的张真好,在旅途中对安吉的历史文化娓娓道来,带团的导游惊讶地来了一句“你倒是很适合当导游”。这句玩笑话意外地打开了张真好的职业新大门。回去之后,看书、备考、面试,1年之内张真好就完成了第一次职业转型,成为一名真正的导游。热爱历史文化,能经常“出门看看”,张真好在导游行业里一待就是14年。直到这次疫情打破了原有的安稳生活。

“被憋疯了的导游”短视频截图

“被憋疯了的导游”短视频截图

2020年春节是张真好过得最漫长的一个假期,因新冠疫情被封在家中的张导开始“发疯了”。闲不住,就开始拍视频吧,张真好尝试做了几期主题为“被憋疯了的导游”短视频。没有专业的技巧,更没有专业的设备。砍了老家门口的一根竹子,将竹子削成1米长,在竹子一边剪出一块缺口,用绳子绑住手机固定,这就是自制版的自拍杆。在张真好的视频中,自家的房子成了国际度假村,菜地是度假村的植物园,被糖果吸引来的邻居小孩成了国际游客,家里的鸡圈成了度假村的动物园。晃动的画面,嘈杂的声音,视频的画面质量并不好,却意外收获了网友的欢迎,点赞量最高的超过1000。张真好开始思考,在互联网上当云导游,是不是新机会?

2020年4月回到南京以后,张真好得变回“正常的导游”了。不过,市场却开始变得极度不正常。张真好发现,没有游客了,自己的接单量从少一半慢慢到少了三分之二。

最初,大家都以为这场冲击最多半年就结束了。张真好也借此空闲,开始在南京各大景区作户外旅游直播、做短视频,明孝陵、夫子庙、玄武湖、明城墙.......不过,短视频运作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顺利。文案、拍摄、剪辑都要自己来,尽管勤奋地保持日更,流量却依旧“琢磨不定”。试错、碰撞、总结,张真好发现自己的内容不够垂直精细化,一会是搞笑的“导游的日常”、一会是历史文化景点的讲解,没有精准的定位,导致视频的流量落差很大,盈利也迟迟无法实现。

这次的“转型”似乎没有15年前那么容易。38岁、已是“父亲”的张真好,无法向当初对父母那样拼命争取,“我就是要不顾一切的拼一拼”。为了维持家用,2021年3月,张真好给自己找了份兼职——去朋友的印刷工厂当机械操作工。满地的碎纸削,嗡嗡震动的机器声,昏暗的厂房,光着胳臂干活的工人们,这样的场景一下把张真好拉回到15年前的车间里。白天依旧坚持在各大景区拍视频,晚上从“视频”岗位下班后,张真好到工厂里“加班”4个小时。每小时工资是50元,一个月可以多赚4000余元。回家的路上,他也会在心里嘀咕:“这样的生活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重回车间半年后,2021年下半年,张真好迎来了一直期待的转折点——自媒体开始变现了,这时他的抖音粉丝量已经达到40万。不久,他赚到了第一笔自媒体“工资”——500元,一个景区要求拍摄短视频推广,这份收入可以抵上在印厂车间干10个小时。2021年底,张真好自媒体的变现开始稳定。当粉丝达到50万的时候,一个月依靠自媒体就能赚到1万多,完全可以覆盖日常的家庭生活开支。

甚至,导游的工作内容也有了新模式,全国各地的粉丝邀请张真好成为私人家庭导游,服务费甚至高达每天2000元。最高峰的时候,他一个月可以接到近10个私人团,收入也是原来帮旅行社带团的3倍。

《2022新旅游消费趋势报告》显示,“直播云旅游”已经被超过一半的“Z世代”(网生代)年轻人所接受,11%的人表示“经常看”,越来越多人习惯了宅家“云旅游”。

新的赛道,只要转变就有新的机会。看见昔日的同行们在各种临时行业中“挣扎”,张真好建议,无论是去工厂还是送外卖,都是短暂、没有方向性的选择,或许大家可以报团取暖,利用自媒体尝试成为专业的文旅主播,大家一起探索一条可复制、发展也可持续的转型方向。

兼职外卖员的AB人生

6月13日晚上7点40分,刚送了一天的外卖,导游符占彬从外面赶回公司参加业务交流会,灰色的T恤浸透了汗渍,手里还抱着蓝色印着“饿了么”字样的头盔。

38岁的符占彬是嗨侃苏大强主播团队的一名资深导游,已经在一线带团14年。不过,和张真好等“全职主播”不一样,他经常上午在南京的景区做直播,下午戴上头盔去送外卖。

2008年从海南大学旅游管理专业毕业,符占彬就开始做导游。南京-无锡-苏州这条线路的旅游团,疫情之前符占彬一年要带上近50次。突如其来疫情冲击,彻底改变了符占彬稳定的生活。2020年3月30日,在老家封闭近2个月的符占彬回到江苏,当时全国的旅行社几乎都处于歇业状态。此前,符占彬刚在妻子的老家安徽蚌埠买了一套房子,第二个孩子也刚刚出生,每个月家庭固定开销要1万多元。没有收入,生活还得继续。2020年4月2日,符占彬就给自找了个临时工作——申通的快递员。

“快递员”上岗,第一个任务是在40分钟内与同事合力卸下一辆10吨卡车内的所有快递件。弯腰、拿件、丢到运输带上、起身回头......重复多次的机械式动作,符占彬觉得自己和时刻在运作的输送带一样,都是个搬运货物的“机器”。第一天工作直到晚上8点才结束,他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这是从知识传播者到纯体力劳动者的‘跨越’”符占彬开玩笑的说,这和过去当导游是完全不同的体验。每天早上6点开始干活,8点下班,新上岗的“快递员”2个月内瘦了10斤。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场疫情“冲击”的时间会这么长。过去两年里,符占彬在快递员、外卖员等临时行业中多次“穿梭”。直到2022年1月,符占彬被邀请加入嗨侃苏大强主播团队。他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这或许能帮助自己摆脱困境。或许他内心也想回归导游老本行。

符占彬在讲解南京程阁老巷地名的来源

从今年2月6日一直到4月6日,每天上午10点到12点,符占彬定时在中山陵直播,粉丝也从个位数达到现在的1.4万人。第一场直播,他觉得自己就像穿了奇怪的衣服暴露在大众面前被打量,尴尬、紧张、心慌.....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在宣泄着不自在,闭着眼都能说出来的导游词在镜头前竟然变得不顺溜。在生活的重压下,他鼓励自己坚持,再坚持。

一切都过来了。今年最热闹的一场直播,符占彬直播间有4万观看量,涨粉800多人,在现场还有不少游客跟着他的直播在游玩。这让他找回了久违的职业价值感,“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传播知识的符导”。

焦虑并没有随着直播带来的成就感而消失。“每个月房贷4500元,信用卡欠债2万多,秋天儿子上幼儿园的学费是5000多。”“账单”像块沉重的石头,压在符占彬的心里。窘迫的时候,连信用卡都变得“势利”起来,15万的额度被银行下降到5万。原本“拆东墙补西墙”的拼凑生活变得更局促了。

看着信用卡欠款的数字越来越大,符占彬心里慌了,直播间的氛围也变得焦灼起来。当时一起参加培训的12个同行,现在已经走了一半。培育主播周期长,变现慢。这样的投入,真的有未来吗?

今年4月,符占彬又回去跑外卖了,这次他将送外卖时长从培训时的半天改成了全天。一单可以赚5.5元,一天可以跑30多单,一个月收入在7000元左右,却仍无法覆盖全部的家庭开销。他甚至在心里给自己设置了花销的上线:一顿饭不能超过15块钱。辛苦吗?符占彬说:“这是自己记事以来,最难的一关。”

最近两个月,符占彬一个月直播不超过7场,仅仅为了维持账号的基本活跃度,避免严重掉粉。没有人比“符占彬”们更期待文旅市场的重新向好,他还是更喜欢别人称呼他“符导”。等债务慢慢变少,符占彬说:“会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直播上,在转型上拼一把。”

新市场、新需求

“我这个年纪能做的,年轻人一定能做。”十年没有在一线带团的孙俊,也开直播做起了云导游。每天2小时的景区直播,这位53岁的老导游坚持了2个多月,他称自己正在做一场导游转型的“陪跑”实验。

没有人预料到这场在文旅行业内发生的危机会持续这么久。经历过非典侵袭,像孙俊一样的老文旅人,都以为这场“萧条”最多持续半年。最开始,部分接不到单的导游选择回家休息。很快,导游们在家里待不住了。

孙俊就是一个典型的待不住的人。上世纪90年代初,孙俊就开始从事导游,现在还是江苏导游证考评组的专家。这场“风暴”来临前,孙俊是南京某国际旅行社的高管,公司年接单量达数十万人。2020年下半年,市场形势依旧颓靡,歇业半年后孙俊便选择从旅行社辞职,考虑职业开辟新赛道。

今年1月,孙俊和谭斌几个老资历的文旅人聚在一起,想要组建一个导游群体的主播团队,这就是嗨侃苏大强文化传媒公司的由来,也是江苏文旅业抱团自救正在进行的一场自媒体转型实验。

澎湃新闻注意到,该公司的创建团队很有“份量”,有转型成功的知名导游自媒体博主张真好、曾任职于某知名电商公司江苏区域负责人叶楠,有传统旅行社的高管孙俊和谭斌,还有担任团队顾问的知名导游培训专家夏军。

目前,嗨侃苏大强主播团队已有60余人,省内多地都有知名导游主播,如吴导游淮安、淮安小徐、南京大白、南京大孙、南京小符、苏州峰哥、骑鹤上扬州、盐城皇兄、苏州小杨……

嗨侃苏大强导游团队的绿幕直播间 澎湃新闻记者 王奕澄 图

澎湃新闻在嗨侃苏大强的工作室里看到了一张排班表,团队的导游们需要负责直播间、外拍、外播三个领域,周一到周日几乎每天都排满了日程。公司搭建了一个专业的绿幕直播间,直播从白天一直到凌晨,由导游们轮番上阵。直播间售卖的全是文旅产品,比如景区的文创、南京盐水鸭等。户外直播则采取定点定时的模式,每个导游选择一个景区,每天固定时间蹲守直播。“这样更容易获得流量倾斜。”孙俊说。

孙俊在讲解南京大报恩寺的历史典故

十年没有带团的孙俊,尝试2天直播后就克服了紧张感。连续直播半个月后,孙俊甚至开始兴奋,粉丝以每天几百的数字在增长。如今,孙俊的粉丝量已达7000多,尽管是团队最低的粉丝量级,也收到了多个商家的“邀约”。这让他对团队转型发展更加有信心:“我是团队年纪最大的,我都能做到的事情,年轻导游怎么可能做不到?”

今年4月19日,嗨侃苏大强导游主播团队在给南京龙之谷风暴水世界景区的直播中,一天就卖出了一万多张票,张真好一人就卖出了5000多张。谁也没能预料到会有这样惊人的成绩。“这可能抵得上过去全省传统旅行社一天售卖散客票的量。”夏军告诉澎湃新闻。

这次转型实验也直接证明了,疫情促生了新的文旅业态,而新的市场需要多元功能的导游,用户也更看重导游的个人品牌。目前,导游主播们的业务除了传统的讲解服务,还涉及景区、酒店的市场销售板块,借用个人品牌在直播、短视频中完成酒旅产品的销售前置。“比如龙之谷水世界的销售,单纯依靠景区和旅行社传统的后置销售手段很难达到这样的效率。”孙俊告诉澎湃新闻。

在探索、学习的过程中,导游主播达人们越来越受到官方的关注。如嗨侃苏大强团队已接到南京旅游局的订单,围绕“极美南京,我为宁代言”主题宣传南京的城市文化、旅游资源。孙俊介绍,在城市宣传领域,一个专业导游主播的粉丝可以达到百万级别,面对的是全国各地的游客,这远比传统高成本的举办受众基数小的城市推介会性价比更高。导游熟悉城市的历史文化和精神,非常适合做城市文化的推广人。

张真好在为“极美南京,我为宁代言”活动拍摄视频。

“我们正在向一个成熟的导游文旅推广专业队伍发展,未来商家就不用再一个个去找野生的自媒体达人,一个团队就能完成对方的所有需求。”孙俊透露,4月至今,嗨侃苏大强已经卖了10多万酒旅产品的销售额。“按照这样的模式下去,未来云导游的收入不会比传统时期低。”

文旅院校的人才培养也敏锐地嗅到了业界的需求变化。孙俊向澎湃新闻介绍,南京某本科院校旅游专业的一位老师和他交流时说,疫情困境对于中高职院校旅游专业招生产生的影响较大,本科学校受到的影响较小,不过学校也在积极调整相关课程设计,增加了大数据、云展播、智慧文旅等相应的课程,以帮助学生毕业后能快速适应行业新需求。

责任编辑:谢春雷

校对:栾梦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