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难难难!旅行社从业者的逃离、焦虑、坚守与思考

2022-10-10 02:24:55 497

摘要:作者 / 编辑:史凯审核:雷蕊“我在传统旅游行业从事了22年,三年前就已经感到危机,今年疫情之下更是彻底绝望,现在打算改行。”昵称为“麦”的一位从业者近日对国家旅业留言感叹。另一位旅行社从业者牛先生近日对国家旅业说,今年是他从事旅游行业的第...



作者 / 编辑:史凯

审核:雷蕊


“我在传统旅游行业从事了22年,三年前就已经感到危机,今年疫情之下更是彻底绝望,现在打算改行。”昵称为“麦”的一位从业者近日对国家旅业留言感叹。


另一位旅行社从业者牛先生近日对国家旅业说,今年是他从事旅游行业的第六年,开了个小卖铺维持生计,渐渐告别了旅游行业。“如今游客直接咨询结算价,价比三家,同样的行程哪家便宜走哪家,低价游泛滥,市场缺乏监督管理,从业者门槛太低 ,旅游行业越来越难做了。”


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整个旅游业而言就像洪水猛兽,谁也没躲过。传统旅行社更是首当其冲遭遇重创,可谓:“愁云惨淡万里凝”。


然而,与这场疫情相比,传统旅行社在市场中愈发失去活力,价值变低才是长久的“疫情”。未来如何练就好一身内功,在优胜劣汰的市场环境中取胜,是一道长久命题。



难!难!难!


疫情带给旅行社行业的阵痛,让众多从业者焦虑不安,心有余悸。


“这一年到目前为止我颗粒无收,我们的团队遇到各种变数与风险。疫情之年,组团业务确实难做,出境游更是雪上加霜,旅行社基本上处于停滞歇业的状态。”旅行社从业者Margaret回复国家旅业说,作为兢兢业业奋斗近二十年的旅行社从业者,以往每年的自己忙的就像陀螺一样,而今年的松懈与停顿,各种焦虑不安的情绪随之滋生。


旅行社从业者Alice小梅感叹,自己做了15年的欧洲出境游业务,今年是第一次感受到太难了,着实让她度过了一个寒冬。


中国出境游从2000年的450万人次猛增至2019年的1.55亿人次,增长速度之快;2018年中国游客的出境旅游消费支出达到2770亿美元。如今中国是全球最大客源输出国,也是多个国家第一大客源国。


泰国旅游业统计数据曾显示,1000万的游客当中,有四分之一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等国也与之相媲美,而疫情之下,春节前众多中国旅行团都取消了赴日旅游,日本方面数据显示,至少有40万名中国游客无法正常如期出行。


国庆假期旅游恢复八成,而旅行社的业务依然少的可怜。盼望团游与出境游能在明年春节假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回暖,成为目前旅行社从业者的心声。


在歇业、焦虑、等待的状态下,有人选择逃离,有人在这场疫情的涤荡下选择坚守与思考。事实上,近年来传统旅行社一直面临如何转型、何去何从的问题,疫情更是加重了其自救的步伐。


“疫情带给传统旅行社行业很多的思考,疫情过后,我们是否还要保守前行?”Margaret认为,在如今互联网信息时代,传统旅游行业如何改变才能达到适者生存,适应当前这个优胜劣汰的市场竞争环境,值得每一位旅行社从业者思考。


说白了,疫情过后,传统旅行社行业如何提高市场价值是关键。


价值困境


近年来,年轻的主力消费群体的成长,又促使互联网消费习惯逐渐养成与稳固,促进在线旅游OTA行业发展迅猛,众多OTA企业为争夺市场各出奇招。


互联网俨然已成为旅游企业展示信息、销售旅游产品的主力渠道,传统旅行社不得不承认与思考互联网给整个旅游业带来的深刻影响。


与OTA相比,作为旅游业“开山元老”的传统旅行社,市场竞争优势显低技术层面的薄弱使传统旅行社无法扩充线上资源,高昂的租金和人工成本更是限制了其产品的价格质量。


近年来,有很多数据表明,很多传统旅行社即便是在营收和人数都有增长的情况下,利润却下降不少,传统业务的毛利很低,还有很多旅行社的客源也在减少。


正如一名从业者对国家旅业直言,“如今互联网信息时代,消费人群发生了变化,各景区、酒店、餐饮、交通等都面向终端,并且服务更个性化,可以说很多旅行社已经变成市场价值及服务内涵均低的中间商。”


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葛磊曾表示,“旅行社本身的价格体系比较复杂,多种渠道的价格不尽相同,但不同渠道的价格以往都是背靠背的,不会产生太大摩擦。而在互联网时代,信息都是透明的,用户越来越习惯于网上比价,OTA的价格就不仅仅是一个渠道的价格,游客会把它当成一个市场的标杆价格。如果OTA的价格过低,甚至低于了成本价,那整个市场的定价都会受干扰。”


一家地方国有旅行社的负责人对国家旅业留言表示,旅行社的难在于:有时价格低了遭到质量投诉,而价格高了,又丢失客户。


从价格、产品与服务多个层面而言,在很多人看来,如今传统旅行社已经无法跟OTA相提并论。


业内人士高海华留言说,假如要制定一家人直飞云南丽江的六天旅游行程的规划,包括详细的景点、酒店、餐饮美食推荐,要三种可供选择的方案,通过旅行社咨询的话,需要至少一到三天的时间搞定。而在一些OTA平台上只需要几分甚至几秒的时间,从选择天数、选择酒店的钻级、勾选出发地、选择私家团,一单一团,有多少航班可供选择、价格分别是多少,酒店与车的选择各式各样,并且该方案有多少人出游、评价如何在平台上全都一目了然。旅行社又怎样与OTA平台的快速且全面相比。


消费者“吃货观察员”表示,在互联网线上,跟团游每个要素信息都越来越透明和完善,当传统旅行社与网络上相差无几时,消费者选择的天平会更靠向互联网。


除此之外,疫情时期很多人在讨论传统旅行社行业时,“低价游”等现象仍然是行业被诟病最多的问题。


一位昵称为“鲜鲜”的分析人士对国家旅业留言表示,一些旅行社属于碎片组合商,没有硬核资源,设计的产品不是市场刚需。而由于没有核心资源,导致准入门槛低,产品容易被复制,为了抢客源而常年打价格战。


也有很多旅游业从业者反应,常年来,旅行社跟团游被欠客观理性的夸大负面报道太多,这也让“跟团游”或者说是“具有一定性价比优势的跟团游”成为廉价游、坑人团的代名词。


但不管怎样,从旅行社自身的产品与服务等层面而言,是该自救了,亟需改变与提升自身的竞争力。正如有业内人士表示,不是OTA打败了传统旅行社,而是传统旅行社几十年未变的经营思维已经很难适应当前互联网信息高度共享的时代了。


如何练就内功?



有人将如今的旅行社市场形象地比喻成“哑铃市场”,即“哑铃”的两头代表着老年人群体和未成年人群体,而“哑铃”中间细的这一节是20~50岁左右群体的市场。旅行社本身现在主要还是做老年和未成年市场。


旅游业是与经济捆绑的业态,因中国各地经济发展情况不一样,消费情况也不同,各种群体的旅游消费需求亦不尽相同。


有年轻的消费者对国家旅业说,互联网时代,选择国内游,游客完全可以自行个性化定制行程。而有消费者表示,约几个好友来一次国内游,通过旅行社报名个私家团,有讲解好的导游,这样的旅行对于孩子的知识积累不愧为是一件好事。


有业内人士对国家旅业表示,社交需求是通过旅游社报名跟团游的一大消费需求,如今很多高端人群由于平时给人的感觉是“曲高和寡”,需要通过旅游等方式来拓展社交,因此未来高端定制化团游是一个方向;一些大龄单身女性、老年人出游也有社交需求,总之,未来团游、定制化团游等有很多值得发力的方向。


国家旅业也注意到,如今跟团游出现一种新形式“新跟团游”,即游客相对少一些,购物少一些,旅游品质高一些。


“我不认为未来在线旅游可以取代传统旅行社。”从业者Alice小梅认为,如果是定制化旅游,会需要更高品质的服务,从旅行开始的设计到旅行后的回馈,都是需要人与人的沟通。“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需要有专业度以及能够充分与人沟通的一个行业,而不是通过线上简单粗暴地花费几秒时间选几下就能解决问题的,尤其是出境游。”


一位从业者说,“我给孩子报名了深圳到贵州的研学游,50多人的团,每人1.75万元,比我去年的欧洲游价格还高,做生意需要智慧,旅行当然需要旅行社。”


有分析人士认为,未来单纯依靠传统的打法必然没戏,要从产品端持续发力。疫情之年是旅行社行业更新换代的一年,传统跟团游已经玩了几十年了,未来要从用户的个性化、选择的多样性去逐步满足消费者。未来私家团、自由团、主题游、旅居、小众定制游、研学游等都是有市场机会的,旅行社不能思维固化,要早日找到突破口。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