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艰难的旅行社:半年没营收、半数员工离职

2022-10-10 02:29:05 240

摘要:“去年的营收,将近1个亿,今年……”黄强用大拇指与食指弯成一个圈,指着空荡荡的工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眼瞅着,2020年已经过去大半年,他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却几乎为0。黄强是北京一家旅行社郑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主要承接和分发国外游客进入中国...

“去年的营收,将近1个亿,今年……”黄强用大拇指与食指弯成一个圈,指着空荡荡的工位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眼瞅着,2020年已经过去大半年,他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却几乎为0。

黄强是北京一家旅行社郑州分公司的负责人,主要承接和分发国外游客进入中国的入境游业务。2019年,他们公司的入境游业务取得了八九千万元的营收,出境游虽然不多,也有三四百万元的收入,整个公司的业绩蒸蒸日上。但进入2020年之后,受到疫情影响,几乎再没有外国游客到国内游览,黄强所在旅行社的营收,也呈现出断崖式下跌,整个上半年,公司的出、入境游业务,几乎没有任何营收,员工的流失率也高达50%。

黄强的故事只是行业缩影。旅游业已经成为新冠疫情中受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旅行社则首当其冲。像黄强这样的从业者,每天都在盼着疫情早点结束、行业快点回暖,但大半年已经过去,绝大多数人尚未看到一丝复苏的迹象,其中有的人已经离开,有的人还在苦等。

转变也在发生。 7月14日晚,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发布《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关于推进旅游企业扩大复工复业有关事项的通知》,恢复跨省(区、市)团队旅游,不过,出入境旅游业务暂不恢复。

营收成“负”

同样感受到疫情冲击的,还有河南大河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大河国旅”)董事长宋志云。以往,大河国旅每年的营收都有三四亿元,但今年也遭遇了断崖式下跌,甚至一度收入都出现了“负数”。

宋志云说,由于从事国内游客出国旅游的出境游业务,每年,大河国旅都会提前向国外的宾馆、酒店及当地接待公司预交定金、房费等,同时,他们也会预收团费。春节之前,因疫情影响无法出团,大河国旅不得不把收上来的团费全部退还,收入全部打了水漂。更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当时国外尚未暴发大规模疫情,已经预交定金的宾馆、酒店说什么也不退还定金。这一出一进,公司没收到一分钱团费不说,还把提前预交的定金给搭进去了。

“公司没了业务,但该开支的款项却还得开支。”宋志云给第一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司200多名员工,即便按照郑州市1900元的最低工资标准发放,每个月,仅人工成本就得开支40多万元。

黄强也说,即便现在公司没有收入,但每个月的固定办公开支却一项没有少,算来算去,最后被省下来的,竟然只有员工的人力开支。公司没了业务,员工的底薪只能按郑州市的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可这些收入,对于员工们来说,却是杯水车薪,才过了半年时间,黄强所在旅行社的员工离职率,已经高达50%。

对员工的离职,黄强也非常理解、同情,毕竟,谁都有家庭,得维持生活,很多员工,身上背着房贷、车贷。

宋志云也想了很多办法,虽然公司一直没有收入,他还是咬牙聘请了十多个专家,为员工们开设了在线课堂,一边帮员工充电,一边实施“半军事化管理”:每天早、中、晚三次打卡,每节课后,还要求员工们提交手写的课堂笔记。即便如此,还是有将近30%的员工,最终选择了辞职。

“都是年轻人,上有老、下有小,有的还得每个月还房贷,咱也理解。”宋志云说,他们公司一些员工辞职后去做美团、饿了么骑手,收入都比没辞职的员工高好几倍。

倒闭、停业

但宋志云没放弃,他还在撑。“再坚持几个月,等疫情过去,我相信旅游业一定会复苏,一定会反弹。”可是,还是有一些旅行社最终没能挺过疫情,倒下了。

2020年4月26日,北京市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旅”)向全体员工发布停工、停产通知,“因疫情原因……公司已处于停滞状态,恢复经营已无望。现公司已无力经营。”

作为一家成立于1956年的老牌公司,北京中旅是中国最早接待海外游客入境游的公司之一。眼瞅着这样一家老牌同行黯然倒下,黄强也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挥之不去的疫情,正在影响的,已经不仅是某个公司,而是整个旅游产业的上下游产业链。

以黄强所在公司为例,他们公司的入境游业务,不仅与国外旅行社合作,也与国内的地接社有合作。国外旅行社负责导流,即把国外游客介绍给他们,而地接社,则负责这些游客在当地的接待、服务工作。

现在,由于黄强所在公司的业务停滞,上、下游公司也都没了业务,一些地接社的导游,甚至干脆转行做起了微商。

“很多导游,本身就是自由职业者,特别是外语导游,队伍一旦稳定不住,对将来的入境游业务恢复,都会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黄强说,因为这意味着,即便是将来旅游市场回暖,他们公司的一些业务,可能也无法快速落地,甚至根本找不到拥有外语导游的地接社对接,这才是整个行业最可怕的。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的预测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旅游业陷入“断崖式”的停滞状态。保守估计,将至少给旅游行业带来约1.2万亿美元的损失,一旦国际旅游业中断12个月,则将给全行业带来约3.3万亿美元的损失,相当于全球GDP的4.2%。

香港旅游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疫情暴发以来,全港已有38家旅行社倒闭、停业。

天眼查数据则显示,今年1月至5月,与旅游相关的企业,已经被注销、吊销了3万多家。其中,仅5月份,就有9000多家旅游企业被注销、吊销,环比4月,这一数字增长了30.6%。

旅游业,这个占国内GDP总量11%、直接和间接就业7987万人的产业,正在进入生死关头。

活下去

从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下发暂停旅游企业经营活动的紧急通知开始算起,整个中国的旅行社行业已经被“冰冻”了5个半月,该如何活下去,成为黄强、宋志云们最现实的考量。

最初,黄强看上的新业务,是口罩,但很快发现,口罩的外贸复杂程度,并不是他们这样的旅行社所擅长。后来又考虑过线上商城等,但经过多番探索,他们仍未找到属于自己的转型路径。但没有新的业务,整个公司就面临着坐吃山空。

“我们一个民营企业,没有后台,也没融资渠道,走一步看一步吧。”黄强说,现在,他们最大的期望,还是疫情能早点结束,让整个行业恢复常态。

好在,公司的骨干还在,国外也有一些旅行团开始预订2021年3月甚至以后的线路,这才让他们公司逐渐有一些进项,但相对于正常的业务而言,仍是杯水车薪。

宋志云则发现,自己公司的出境游客户,有很大的海外购物需求。于是,大河国旅开始着手打造海外购物平台。

宋志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出境游的游客,购物一般选择两种渠道,一种是购物店,这些店铺大多与旅行社签订有佣金协议,也因“价高质差”、“宰客”备受争议;另一种则是开在全球各地机场的免税店,由于免去了一部分税费,因此备受出境游客欢迎。

但突如其来的疫情,同样让这些失去客源的免税店面临营收困境,最终,一些来自韩国、泰国、日本的免税店,与宋志云一拍即合。

6月6日,大河国旅专注于进口商品的零售、批发业务的海淘平台成立。不过,相对于之前每个月数千万元的营业额,海淘平台成立一个多月以来,总营业额不过30多万元。

“公司的现金流还能再支撑几个月,再过几个月,如果旅游业还不好转,那我们只能得听天由命了。”面对眼下的艰难,宋志云的言语中透着无奈,但他同时认为,疫情也不全是坏事儿,譬如团队在疫情中得到了磨炼,也更认清了自己未来的路。

“疫情对旅游行业确实是磨难,但能在这么艰难的时刻还愿意留下来的,才是公司真正的骨干和未来的希望。”黄强也说,如果公司能熬过疫情,会优先向一起共渡难关的员工提供股权等奖励措施。

眼下,虽然疫情仍未结束,但黄强已经开始将关注的目光放在“危中有机”上了。

“对于全国入境游行业,这都将是一次大洗牌。”他说,一些未能扛过去的企业,会把市场份额让出来,而最终坚持下去的企业,则会获得更多的合作机会。“放眼全球,中国仍是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之一,我也坚信,一旦旅游业务恢复,中国会迎来旅游需求的报复式增长。”

黄强告诉记者,每年11月,他们都会花几十万元费用,去伦敦参加“世界旅游展览会”,今年,虽然公司至今仍然没有收入,但他们仍然报名了这一世界旅游界的盛会,一方面,要向世界传递中国旅游从业者的信心,另一方面,也让更多海外旅行社看到,他们仍在坚守。

(文中黄强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